您好,欢迎进入作文大全网站!

拥有海量精选作文
话题、写人、写景、游记、状物、叙事
您当前的位置:作文大全>作文素材>摘抄>正文

骆驼祥子一至三摘抄

时间:2024-04-03 09:48 

  优秀的人看优秀的句子,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优秀,相信你一定能变得更加优秀。下面是小编整理的骆驼祥子一至三摘抄(优秀101句),让我们都努力变得更加优秀吧!

  骆驼祥子一至三摘抄 1

  1、为虎妞的丧事,祥子卖掉车,这样,他到城里来几年的努力全部落空。祥子要搬出,小福子来看他,说愿意跟他一起。祥子喜欢这个为养活弟弟而被迫卖淫的女人,但又苦于无力养活她们全家。看着眼已哭肿的小福子,祥子誓言回来接她。祥子又在夏家拉上包月,认识夏太太

  2、正月十七那天,祥子又开始拉车,凭的是拉“整天儿”。拉过几个较长的买卖,他觉出点以前未曾有过的毛病,腿肚子直发紧,胯骨轴儿发酸,汗拍嗒拍嗒的从鼻尖上、脸上一个劲儿往下滴嗒,接钱的时候,手都哆嗦得要拿不住东西似的。他本想收车不拉,可是简直没有回家的勇气。他感到家里的不是个老婆,而是个吸人血的妖精。

  3、祥子想找个地方坐下,把前前后后细想一遍,哪怕想完只能哭一场呢,也好知道哭的是什么;事情变化得太快,他的脑子已追赶不上。他回家告诉高妈曹先生必须快走,之后独自去王家想偷点东西,遇到老程

  4、心事忡忡的祥子回到车厂已经是晚上11点多。刘四爷离开家走亲戚去。涂脂抹粉,带着几分媚态的虎妞看见祥子,忙招呼他到自己的屋里去。桌上摆着酒菜。虎妞热情地劝祥子喝酒。三盅酒下肚,迷迷糊糊的祥子不知咋地,便跟虎妞睡在一起。醒后的祥子感到疑惑、羞愧、难过,并且觉得有点危险。他决定离开人跟车厂,跟刘四爷一刀两断。

  5、祥子每天放胆地跑,对于什么时候出车也不大考虑,兵荒马乱的时候,他照样出去拉车。为多赚钱,他冒险到清华,途中被十来个兵捉。之后他随着兵跑。每天要帮忙,十分累,他恨透兵。他自力的理想破灭。一晚上,远处响起炮声,军营一片混乱,祥子想要趁势混出军营

  6、他们自己可是不会跑,因为腿脚被钱赘的太沉重。 (作文大全 www.ivZw.com)

  7、希望使他快活,恐惧使他惊惶,他想睡,但睡不着,四肢像散了似的在一些干草上放着。亦什么响动也没有,只有天上的星伴着自己的心跳。

  8、夜深了,多日的疲乏,与逃走的惊惧,使他身心全不舒服。

  9、自从有了这辆车,他的生活过得越来越起劲了。拉包月也好,拉散座也好,他天天用不着为“车份儿”着急,拉多少钱全是自己的。心里舒服,对人就更和气,买卖也就更顺心。拉了半年,他的希望更大了:照这样下去,干上二年,至多二年,他就又可以买辆车,一辆,两辆......他也可以开车厂子了!

  10、他的身量与筋肉都发展到年岁前边去;二十来的岁,他已经很大很高,虽然肢体还没被年月铸成一定的格局,可是已经象个成人了——一个脸上身上都带出天真淘气的样子的大人。

  11、千载难逢、与众不同、一声不响、轻描淡写、任劳任怨、小心谨慎、一来二去、自讨无趣。

  12、不知道是往前走呢,还是已经站住了,心中只觉得一浪一浪的波动,似一片波动的黑海,黑暗与心接成一气,都渺茫,都起落,都恍惚。祥子像被一口风哽住,往下连咽了好几口气。

  13、大概他是先睡着了而后坐下的,因为他的疲乏已经能使他立着睡去的。

  14、太阳西斜了,河上的老柳歪歪着,梢头挂着点金光。河水没有多少水,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,像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,窄长,深绿,发出微腥的潮味。

  15、这是对祥子和虎妞所住的大杂院的一次鸟瞰,勾勒出大杂院普通居民的苦难生活。作者用滴着血和泪的笔锋,画出了那人间地狱的活景。

  16、因为嘴常闲着,所以他有功夫去思想,他的眼仿佛是老看着自己的心。只要他的主意打定,他便随着心中所开开的那条路儿走;假如走不通的话,他能一两天不出声,咬着牙,好似咬着自己的心!

  17、经验就是生活中最重要的`催化剂,有什么样的经验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,就像在沙漠里养不出牡丹一样。

  18、弓子软得颤悠颤悠的,连车把都微微的动弹;车箱是那么亮,垫子是那么白,喇叭是那么响。

  19、为了赚钱再买辆车,祥子为杨宅拉起了包月,但他不堪忍受侮辱,愤怒地将钱摔在杨太太的脸上。这段精彩的描写,突出了祥子善良坚忍的外表下还蕴藏着反抗的要求,丰富了人物的性格。

  20、人把自己从野兽中提拔出,可是到现在人还把自己的同类驱逐到野兽里去。

  骆驼祥子一至三摘抄 2

  21、心中有了一定的主意,眼前便增多了光明;在光明中不会觉得寒冷。

  22、东边天上挂着一双七色的虹,两头插在黑云里,桥背顶着一块青天。虹不就消散了,天上已没有一块黑云,洗过了的蓝空与洗过了的一切,像由黑暗里刚生出一个新的,清凉的,美丽的世界。

  23、现在,他才明白过来,悔悟过来,人是不能独自活着的。

  24、好几次,祥子很想抽冷子闸住车,摔后头这小子一跤,但是他不敢,拉车的得到处忍气。

  25、假若祥子想不起孔圣人是什么模样,那就必应当象曹先生,不管孔圣人愿意不愿意。

  26、年轻的夏太太引诱祥子,使祥子染上淋病。病过之后,祥子几乎变成另外一个人。身量还是那么高,可是那股正气没有,他不再要强。他逐渐堕落,在巡警眼中,祥子是头等的“刺儿头”。冬天的一个黄昏,祥子在鼓楼拉一客人向京城跑,发现这人原来是刘四爷。他把刘四爷赶下车,感到出一口恶气。

  27、如今的“人跟车厂”已变为“仁跟车厂”。刘四爷把一部分车卖出去,剩下的全倒给西城有名的一家车主,自己带着钱享福去。虎妞听到这消息后,非常失望,她看清自己的将来只能作一辈子车夫的老婆,大哭一场后,给祥子100元钱,买下同院二强子的一辆车。虎妞与二强子女儿小福子成为朋友,并帮助她。

  28、天完全亮,屋中冷清清的明亮,二人抱着碗喝起来,谁也没说话。左宅的王二来,三人在一起谈话。此时曹先生一家已经离开北平,不久,祥子犹犹豫豫地回到人跟车厂。虎妞看见祥子回来,非常高兴。

  29、在西安门,祥子碰到老主顾曹先生,曹先生正需要一个车夫,祥子便高兴地来到曹家拉包月。曹先生跟曹太太待人非常跟气,祥子在这里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、温暖、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。他去买一个闷葫芦罐,把挣下的钱一点儿一点儿往里放,准备将来第二次买车。

  30、祥子跑二三十步,可又不肯跑,他舍不得那几匹骆驼,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顺手牵走队丢下的3匹骆驼。跑出军营后,祥子领着三只骆驼在黑夜里睡一宿。天亮时,他来到一个村子,仅以35元大洋就把3匹骆驼卖给一个老头儿。

  31、他不愿再走,不愿再看,更不愿再陪着她;他真想一下子跳下去,头朝下,砸破了冰,沉下去,像个死鱼似的冻在冰里。

  32、为金钱而工作的,怕遇到更多的金钱,忠诚不立在金钱上。

  33、夜还很黑,空中有些湿冷的雾气,心中更觉得渺茫。

  34、这是对祥子和虎妞所住的大杂院的一次鸟瞰,勾勒出大杂院普通居民的苦难生活。作者用滴着血和泪的笔锋,画出了那人间地狱的活景。

  35、自从一到城里来,他就是”祥子“,仿佛根本没有个姓;如今,”骆驼“摆在”祥子“之上,就更没有人关心他到底姓什么了。有姓无姓,他自己也并不在乎。不过,三条牲口才换了那么几块钱,而自己倒落了个外号,他觉得有点不大上算。

  36、祥子的手哆嗦得更厉害了,揣起保单,拉起车,几乎要哭出来。拉到个僻静地方,细细端详自己的车,在漆板上试着照照自己的脸!越看越可爱,就是那不尽合自己的理想的地方也都可以原谅了,因为已经是自己的车了。

  37、风吹弯了路旁的树木,撕碎了店户的布幌,揭净了墙上的报单,遮昏了太阳,唱着,叫着,吼着,回荡着;忽然直弛,像惊狂了的大精灵,扯天扯地的疾走;忽然慌乱,四面八方地乱卷,像不知怎样好而决定乱撞的恶魔;忽然横扫,乘其不备的袭击着地上的一切,扭折了树枝,吹掀了屋瓦,撞断了电线;可是,祥子在那里看着;他刚从风里出来,风并没能把他怎样了!

  38、愚蠢与残忍是这里的一些现象;所以愚蠢,所以残忍,却另有原因。

  39、他们想不到大家须立在一块儿,而是各走各的路,个人的希望与努力蒙住了各个人的眼,每个人都觉得赤手空拳可以成家立业,在黑暗中各自去摸索个人的路。

  40、希望使他快活,恐惧使他惊惶,他想睡,但睡不着,四肢像散了似的在一些干草上放着。什么响动也没有,只有天上的星伴着自己的心跳……

  骆驼祥子一至三摘抄 3

  41、体面的,要强的,好梦想的,利己的,个人的,健壮的,伟大的,祥子,不知陪着人家送了多少回殡;不知道何时何地会埋起他自己来,埋起这堕落的,自私的,不幸的,社会病胎里的产儿,个人主义的末路鬼!

  42、走吧,就是一时卖不出骆驼去,似乎也没大关系了;先到城里再说,他渴望再看见城市,虽然那里没有父母亲戚,没有任何财产,可是那到底是他的家,全个的城都是他的家,一到那里他就有办法。

  43、自己的努力与克己既然失败,大家的行为一定是有道理的。

  44、老鸦是一边黑的,他不希望独自成为白毛儿的。

  45、太阳平西了,河上的老柳歪歪着,梢头挂着点金光。河里没有多少水,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,象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,窄长,深绿,发出些微腥的潮味。河岸北的麦子已吐了芒,矮小枯干,叶上落了一层灰土。

  46、夜还很黑,空中有些湿冷的雾气,心中更觉得渺茫。

  47、祥子的手哆嗦得更厉害了,揣起保单,拉起车,几乎要哭出来。拉到个僻静地方,细细端详自己的车,在漆板上试着照照自己的脸!越看越可爱,就是那不尽合自己的理想的地方也都可以原谅了,因为已经是自己的车了。

  48、除非一交栽倒,再也爬不起来,他满地滚也得滚进城去,决不服软!今天要是走不进城去,他想,祥子便算完了;他只相信自己的身体,不管有什么病!

  49、只有这样的小河仿佛次啊能算是河;这样的树,麦子,荷叶,桥梁,才能算是树,麦子,荷叶,与桥梁。因为它们都属于北平。

  50、最大的牺牲是忍辱,最大的忍辱是预备反抗。

  51、祥子没有办法,又找到曹先生家里,把自己的一切告诉曹先生,要曹先生给他拿主意。曹先生要祥子回他这儿拉包月,答应让小福子来曹家帮忙,还同意让出一间房子给他们住,祥子心里充满一线希望跟光明,祥子带着这个好消息去找小福子。

  52、不久,虎妞真的怀孕。祥子拼命拉车、干活儿。祥子病倒。这场大病不仅使他的体力消耗过大,而且虎妞手中的钱也用完。为生活,祥子硬撑着去拉车,然而坐车的连一个铜板也没多给,祥子没说什么,他已顾不过命来

  53、刘四爷的生日很热闹,但他想到自己没有儿子,心里不痛快。加上收的寿礼不多,他指桑骂槐,把不满倾泻在祥子跟虎妞身上。他不愿把女儿嫁给一个臭拉车的。更害怕祥子以女婿的身份继承他的产业。要祥子滚蛋。虎妞并不买父亲的账,撕破脸公开自己跟祥子的关系,并说决心跟祥子走。

  54、祥子认识高妈,解到她的处事方式,她就把月间所能剩下的一点钱放出去,一块也是一笔,两块也是一笔,放给下等人,利钱至少是三分。高妈解祥子的难处,帮他一把,另外祥子在曹家也解很多东西,一天晚上高妈说门外有人找祥子

  55、祥子病倒,在一小店躺3天,在说梦话跟胡话时道出他与3匹骆驼的关系,他被叫做骆驼祥子。祥子好后,立即去打扮,然后进城向原来租车的人跟车厂走。车厂的老板刘四爷在年轻的时候干过一切能干的坏事。他租金贵,但可以让员工住。刘四爷女儿叫虎妞。祥子回到车厂受到虎妞的款待。祥子把30元钱交给刘四爷保管,希望攒满后再买车。

  56、三起三落,祥子买车的愿望终成泡影,但他心中还期待着能与他喜欢的小福子结合。然而,小福子自杀了,祥子生活的信念悄然死灭。他不再想也不再希望,甚至连绝望也感觉不到了。原来那个正直善良的祥子已被生活的磨盘辗得粉碎。这些章节有力控诉了黑暗势力对善良美好人性的扭曲摧残。

  57、难堪渐渐变为羞恼,他的火也上来了;他们瞪他,他也瞪他们。

  58、祥子为曹先生拉包月,眼看就要凑足买车的钱,却被孙侦探敲诈一空。祥子困惑地喊:"我招惹谁了。"此节描绘波澜迭起,人物心理通过细微动作暴露无遗,充分表现了不解灾难根源的祥子的'绝望心情。二次买车希望的破灭,促成了祥子与虎妞的悲剧婚姻,是祥子命运转折的关键之处。

  59、怎样过这个“双寿”呢?祥子有主意:头一个买卖必须拉个穿得体面的人,绝对不能是个女的。最好是拉到前门,其次是东安市场。拉到了,他应当在最好的饭摊上吃顿饭,如热烧饼夹爆羊肉之类的东西。吃完,有好买卖呢就再拉一两个;没有呢,就收车;这是生日!

  60、最伟大的牺牲是忍辱,最伟大的忍辱是反抗。

  骆驼祥子一至三摘抄 4

  61、他不怕吃苦,也没有一般洋车夫的可以原谅而不便效法的恶习,他的聪明和努力都足以使他的志愿成为事实。

  62、太阳平西了,河上的老柳歪歪着,梢头挂着点金光。河里没有多少水,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,象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,窄长,深绿,发出些微腥的潮味。河岸北的麦子已吐了芒,矮小枯干,叶上落了一层灰土。

  63、走吧,就是一时卖不出骆驼去,似乎也没大关系了;先到城里再说,他渴望再看见城市,虽然那里没有父母亲戚,没有任何财产,可是那到底是他的家,全个的城都是他的家,一到那里他就有办法。

  64、初秋的夜晚,星光叶影里阵阵的小风,祥子抬起头,看着高远的天河,叹了口气。这么凉爽的天,他的胸脯又是那么宽,可是他觉到空气仿佛不够,胸中非常憋闷。

  65、自从一到城里来,他就是“祥子”,仿佛根本没有个姓;如今,“骆驼”摆在“祥子”之上,就更没有人关心他到底姓什么了。有姓无姓,他自己也并不在乎。不过,三条牲口才换了那么几块钱,而自己倒落了个外号,他觉得有点不大上算。

  66、一点恐惧,唤醒了理智;一点理智浇灭了心火;一点希冀,鼓起些勇气;一些勇气激起很大的热力。

  67、骆驼忽然哀叫了两声,离他不远。他喜欢这个声音,像夜间忽然听到鸡鸣那样使人悲哀,又觉得有些安慰。

  68、忘了冷,忘了张罗买卖,他只想往前走,仿佛走到什么地方他必能找回原来的自己,那个无牵无挂,纯洁,要强,处处努力的祥子。

  69、外面的黑暗渐渐习惯了,心中似乎停止了活动,他的眼不由的闭上了。

  70、自己的路既然走不通,便没法不承认别人作得对。

  71、烟酒又成了他的朋友。不吸烟怎能思索呢?不喝醉怎能停止住思索呢?

  72、苦人的懒是努力而落了空的自然结果,苦人的耍刺儿含着一些公理。

  73、豆汁摊上,咸菜鲜丽得象朵大花,尖端上摆着焦红的辣椒。

  74、只要祥子的主意打定,祥子便随着心中所开开的那条路儿走;假若走不通的话,祥子能一两天不出一声,咬着牙,好似咬着自己的心。

  75、在小屋里转转着,他感到整个的生命是一部委屈。

  76、祥子在街上丧胆游魂的走,遇见小马儿的祖父,祥子才知道小马儿已死半年多。祥子真明白:刘四,杨太太,孙侦探——并不能因为他的咒骂就得恶报;他自己,也不能因为要强就得好处。祥子一气跑到西直门外,发现福子两月前因不堪娼妓的非人生活上吊死。

  77、虎妞的产期到,由于她年岁大、不爱活动、爱吃零食,胎儿过大,所以难产,要去医院,那要花几十块,此时虎妞已经花完所有的钱,只好等死,最终因头胎难产死去,小的也没保住。

  78、跟父亲大闹一场后的虎妞,跟祥子在毛家湾一个大杂院里租房子成亲。婚后,祥子才明白,虎妞并没有真怀孕。祥子感到受骗,十分讨厌虎妞。虎妞打算把自己的400多元体已钱用完以后,再向父亲屈服,承受老头子的产业。祥子认为这样做不体面,说什么也不干,坚决要出去拉车。虎妞拗不过他,只得同意。

  79、祭灶那天晚上,街上的人都急于回家去祭神。9点,祥子拉着曹先生回家,一个孙姓侦探骑自行车尾随他们。曹先生要祥子把车拉到他朋友左先生家,又叫祥子坐汽车回家把太太少爷送出来。祥子刚到曹宅,便被那侦探抓住,他奉命跟踪得罪教育当局的曹先生。孙侦探威胁祥子,把他所有的钱都拿走。祥子第二次买车的希望成幻景,他很痛苦。

  80、大家对祥子的事很感兴趣,祥子去不屑一顾,只顾赚钱,渐渐被大家看不起。祥子没有轻易忘记自己的车被抢的事。一想起这事,他心中就觉得发怵。他恨不得马上就能买上一辆新车。为此,他更加拼命地挣钱,甚至不惜去抢别人的生意。祥子在杨先生家拉包月,受气,只待四天就离开杨家。

  骆驼祥子一至三摘抄 5

  81、祥子本来生活在农村,18岁失去父母跟几亩薄田,便跑到北平城里来做工。生活迫使他当人力车夫,他既年轻又有力气,不吸烟、赌钱,干3年,凑足100块,买一新车。这使他很激动。有这辆车,他的生活过得越来越起劲。他幻想过几年开车厂子。

  82、太阳西斜了,河上的老柳歪歪着,梢头挂着点金光。河水没有多少水,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,像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,窄长,深绿,发出微腥的潮味。

  83、夏先生的手很紧,一个小钱也不肯轻易撒手;出来进去,他目不旁视,仿佛街上没有人,也没有东西。

  84、雨下给富人,也下给穷人;下给义人,也下给不义的人。其实雨并不公道,因为落在一个没有公道的世界上。

  85、钱会把人引进恶劣的社会中去,把高尚的理想撇开,而甘心走入地狱中去。

  86、拿着两包火柴,顺着大道他往西直门走。没走出多远,他就觉出软弱疲乏来了。可是他咬上了牙。他不能坐车,从哪方面看也不能坐车:一个乡下人拿十里八里还能当作道儿吗,况且自己是拉车的。这且不提,以自己的身量力气而被这小小的一点病拿住,笑话;除非一交栽倒,再也爬不起来,他满地滚也得滚进城去,决不服软!今天要是走不进城去,他想,祥子便算完了;他只相信自己的身体,不管有什么病!

  87、大概有十一点多了,祥子看见了人和厂那盏极明而怪孤单的灯。柜房和东间没有灯光,西间可是还亮着。他知道虎姑娘还没睡。他想轻手蹑脚的进去,别教虎姑娘看见;正因为她平日很看得起他,所以不愿头一个就被她看见他的失败。

  88、体面的,要强的,好梦想的,利己的,个人的,健壮的,伟大的,祥子,不知陪着人家送了多少回殡;不知道何时何地会埋起他自己来,埋起这堕落的,自私的,不幸的,社会病胎里的产儿,个人主义的末路鬼!

  89、要强又怎样呢?这个世界并不因为自己要强而公道一些。

  90、为个人努力的也知道怎样毁灭个人,这是个人主义的两端。

  91、这时候,老者的干草似的灰发,脸上的泥,炭条似的手,和那个破帽头与棉袄,都象发着点纯洁的光,如同破庙里的神像似的,虽然破碎,依然尊严。

  92、他已成为钱的附属物,一切要听它的支配。

  93、她还是那么老丑,可是比往常添加了一些活力,好似她忽然变成另一个人,还是她,但多了一些什么。

  94、好几次,祥子很想抽冷子闸住车,摔后头这小子一交,但是他不敢,拉车的得到处忍气。

  95、他们自己可是不会跑,因为腿脚被钱赘的太沉重。

  96、他不怕吃苦,也没有一般洋车夫的可以原谅而不便效法的恶习,他的聪明和努力都足以使他的志愿成为事实。

  97、长老了的虱子——特别的厉害——有时爬到老人或小儿的棉花疙疸外,领略一点春光!

  98、病,意外的祸害,都能随时的来到自己身上,总得有个预备。人并不是铁打的,他明白过来。

  99、祥子早就有点后悔,一听这个,更难过了。可是,继而一想,把三只活活的牲口卖给汤锅去挨刀,有点缺德;他和骆驼都是逃出来的,就都该活着。什么也没说,他心中平静了下去。

  100、空中浮着些灰沙,风似乎是在上面疾走,星星看不甚真,只有那几个大的,在空中微颤。

  101、祥子在街上失魂落魄,终于完全堕落。他吃、喝、嫖、赌,还染上淋病,而且变得又懒惰又滑头,还做出卖朋友的事。他没有回到曹先生家,最后靠给做红白喜事的人打杂来维持生计。

相关推荐

最新推荐